文/ 英國註冊藝術治療師 –  Esther 郭韻筑

本文轉載自- 社區心理衛生中心與郭韻筑老師合作文章https://goo.gl/2XT5aC

男孩不哭,因為你們的眼淚不輕彈。

但是當男孩保留了眼淚,也讓那些唯有眼淚能訴說的情緒無處可去。

『每次當媽媽外出買菜時,五歲的小傑總是在家玩積木。他一顆心撲通撲通跳著,為了自己即將組成的城堡而興奮不已,他同時在那小小的腦袋中,想像著媽媽看見這城堡時的表情。當小傑將城堡頂端的旗子插上去時,他已經按耐不住地期盼母親盡快回來,要向母親分享自己的作品。

也是這個時候,窗外開始下起雨,一道白亮的閃電照亮烏雲密布的天空,緊接著,又急又響的雷公轟地ㄧ聲打破寧靜!

小傑嚇了一大跳,他的心跳微微加快了速度。他想起還沒回家的媽媽,也想起了媽媽沒有在出門時帶上雨傘…。他突然害怕了起來,緊張地來回走動,但不管怎麼查看大門,媽媽就是沒有回來。

又一陣響雷落下。

小傑受不了似地跑到媽媽的房間,倒在滿是媽媽味道的床上開始哭泣。他緊緊抓住被單,哭聲越來越大,晶瑩的淚水從臉夾滾下在床單上形成一圈圈水痕。

媽媽沒有雨傘…

媽媽ㄧ定不會回來了…

我不會再見到媽媽了…

當他的恐懼越來越攀升時,他聽到媽媽開門回家的聲音。

於是他快速坐起,用手背隨便抹去淚痕,然後帶著笑臉出去迎接媽媽。而他的害怕與焦慮就像在被單上的蒸發的淚水ㄧ樣從來都不曾向任何人提起。』

這則友人的故事,使我想起了耳孰能詳的話語─「男兒有淚不輕彈」。在這個重視情緒教育,以及性別平等的時代,這句話不再如此頻繁地出現在對話中。

我們瞭解了表達情緒的重要性,降低這類型諺語的使用,但是,在親職教育中,仍舊能感受到男孩被期待用“堅毅”或“強忍”的態度來處理失落與悲傷的感情。

  就像是對著摔了一跤,卻沒有流淚的孩子說:「你是男子漢,沒有哭耶!」又或者是直接從孩子口中聽到:「我是男生,我才不會哭!」淚水似乎變成一種小男生不適合擁有的表達方法,這是否也因此讓他們在面對小女生的淚水時感到更為不知所措?

  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,早在嬰孩時期就已經能感受到恐懼、興奮或愛等等的心理狀態,這些心情不只是幫助他去了解自己的生理需求,根據爸爸、媽媽或是其他親近家人的照顧,也能幫助嬰兒學習到安撫情緒,以及建立關係的方式。當嬰孩慢慢成長,他們也會開始感受到較為複雜的情緒。

  小時候的哭泣,可能是需要換尿布又或是身體不適,但是幼兒期的他們,淚水有了不同的含義。有時候他們跌倒受傷,所以用哭泣來表達他身體上的疼痛;有時候他們得不到玩具,所以用哭泣來表達得不到玩具的懊惱。其他時刻,他們緊張擔心,所以用哭泣來表達那份心中滿溢的害怕,就像是上方故事中的小傑一樣。

  既然淚水能夠說出如此多不同的感情,那麼當淚水不能被看見,只為了得到長輩的鼓勵與勇敢的象徵時,埋藏在心底的情緒也許隨著時間慢慢地失去了被看到的空間。這也可能是許多男孩在面對情緒時感到混亂、不願意說明又或是無法表達,最後他們疲憊的心理使他們誤以為是身體的「累」造成種種失序的行為,多休息於是變成一種應變方式。

  而當身為照顧者的家人,不習慣處理負面情緒、也不懂得該如何面對孩子的負面情緒,將負面情緒當成是無法理解或是不便多談的內容,例如:「不過是跌倒,有甚麼好哭的!」、「這種小事也要哭?」。孩子漸漸可能也不再願意去向家人展現真實的感受,因為那會讓爸爸或媽媽心情不好。於是孩子與家人的互動,中間可能隔了一層紗,而那層紗就叫做「假裝」。

  另外有些家長可能會擔心,當他們允許孩子用哭泣當成一種回應的習慣,未來他就無法學會堅強。那麼也許我們可以稍微省思,所謂的堅強與勇敢,難道是與自己的心情切割開來,並掩蓋住內心的軟弱嗎?又或者是一種能面對自己真正感受,勇於溝通表達,並且學習在他人的脆弱上給予同等的支持呢?

  如果你開始發現身邊的小男孩不再使用哭泣來訴說故事,也開始認為愛哭鬼是羞羞臉時,此時便可以帶領孩子並且鼓勵他去發現淚水的力量。最簡單的方式是從分享情緒開始,父母可以向孩子分享他們生活中發生的事情,並且適時加入情緒字眼,諸如:開心、難過、不舒服、快樂…。孩子聆聽到照顧者的話語,有著能表達出心中感受的字詞之後,他也會嘗試用相仿的辭彙來形容自己的生活。兒童的學習能力很強,正因為如此,照顧者如果能幫助孩子認識更多不同的情緒字眼,協助他們去辨識心中的感情,他們就能更快地發現自己的心情,並向親近的家人分享。當我們期待一個家是能給孩子安全感,讓他們去表達內心情緒時,我們自己也要能踏出ㄧ步,向孩子分享感受,使孩子意識到情緒能在家庭裡被包容,孩子於是能發現另一條自我表達的道路。也許孩子的雙眼被淚水浸濕;但是當這些淚水被接納與尊重,被淚水洗淨的眼睛,就能夠幫助他更澄澈透明地看見自己的內心。


Expert’s Profile

郭韻筑 Esther 藝術治療師

• 學歷
– MSc Art Psychotherapy (International), School of Health Sciences, Queen Margaret University 英國瑪格麗特皇后大學藝術心理治療碩士
– 市立台北大學, 心理與諮商學士

• 證照
– 英國註冊藝術治療師
(Health Care Professions Council)
– 台灣藝術治療學會會員(TATA)
– 國小教師證

• 現任
– 松德親子表達藝術中心專欄作家
– 恩慈美國學校教師/兼任輔導老師
– 行動藝術治療師
– 勵馨基金會合作藝術治療師

• 經歷
– 台北市政府心理衛生中心合作講師
– 基隆市國中專任輔導教師
– 歐提斯特兒童發展中心合作藝術治療師
– Place2Be volunteer art psychotherapist
英國校園表達性藝術治療機構實習藝術治療師
– Redhall training art psychotherapist
英國日間精神照護中心(Redhall)實習藝術治療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