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述 / 專業滑雪教練 – Johnson Wu
撰聞 / FiToBe編輯室 – Lauren

 

「你知道極限運動中公認最危險的一種是什麼嗎?不是攀岩、不是潛水、不是滑雪—-是突破自己。」

「說實在的,每個人都有自己習慣生活的模式,今天我跟你說這樣活比較好,你明天馬上就可以改變了嗎?不可能嘛!一定是遇到了某個轉捩點,滑雪就是我的轉捩點。」Johnson笑的跟孩子似的,看不出來他曾經也是從幽谷中走出來的人。

很多人,相信包括正在閱讀這篇文章的你與我,都會覺得“極限運動”這四個字就代表了三件事,危險、危險、還是危險。資深滑雪教練吳宏偉說:「極限運動的真正意義,就是比昨天的自己更強!拿滑雪來說,如果你今天可以跳一公尺遠,明天就跳兩公尺遠,其實就跟彈鋼琴一樣,你花時間重複練習一個階段,總是會有進入到下個階段的一天,那些你看起來在玩命的人,背後都經歷了成千上萬個小時的練習,不是一下子就去挑戰超高難度的項目。」

 

Q: 「可以聊聊你是怎麼從一個枯燥乏味的工程師,蛻變成現在擁有上千粉絲的滑雪教練嗎?」

A: 「直言不諱地說,是死神推我一把的。放眼望去業界所有的工程師,真的很少人的健康檢查報告是及格的,我身邊就有幾個同學,還不到30歲就暴斃,這些都是很真實的,就在我眼前發生的事。當時的我不禁想:『如果我現在就被通知只剩下三個月可以活,我該怎麼過?』當下我真的不知道,我不知道怎麼樣才叫做“活得有價值”,於是我開始去尋找這個“價值”。」

「2006年在朋友介紹下我開始潛水,這是我第一個接觸的極限運動,一開始我也覺得怎麼可能,我根本不會!後來才發現—每件事都有一個階段叫做『初學者』,就跟著教練的指導慢慢摸索,也不知不覺完成很多任務。後來我也去騎單車、學衝浪、學滑雪,參加這些活動讓我認識很多人,我才發現世界不會自己變廣,是要人主動去把它越活越廣。隨著練習的程度變高,我後來索性去參加了滑雪教練的考試,竟然也通過了,說穿了沒什麼特別的故事,就是à長時間的滑雪練習+去參加滑雪教練考試=變成滑雪教練,就是這樣(笑)」

 

Q: 「你參與過這麼多運動項目,為何偏偏獨鍾滑雪?」

A: 「因為滑雪最安全、最舒服、最好玩!滑雪不像爬山那麼刻苦,除了體力負荷的挑戰之外,還要面對自然環境的艱困。滑雪的話,你就可以搭乘纜車舒舒服服地上山,穿好裝備慢慢滑,滑完就回到室內跟朋友大啖美食,洗個熱水澡或是泡個溫泉,很多滑雪場都是在國外,還可以享受旅行帶來的美好,想想就覺得棒極了!另外滑雪的練習有一個很棒的一點—就算跌倒也不會太痛!因為雪非常的鬆軟,每個人,不論年紀大小都可以盡量嘗試、盡量跌倒、再站起來。在滑雪練習中,失敗不會帶來恐懼,因為雪地總是那麼溫柔。」

 

Q: 「是什麼樣的契機促使你創辦“台北野孩子極限運動玩樂園”這個社團?」

A: 「『這麼好玩的事怎麼可以只有我自己玩!當然要找大家一起呀!』一開始只是這樣很簡單的想法,後來我也發現,很多人因著我辦的這些戶外活動,得到了許多珍貴的禮物,像是走出自己的小世界、交到以前完全不可能認識的朋友、學會用幫助別人的方式贏得尊敬與感謝、讓自己變成一個自己也喜歡的人……。這些都不是我的功勞,我只是提供一個平台讓大家去嚐試,我把這些機會拋出去,只要你有想“試試看”的這個念頭,你就等於打開了這個快樂世界的大門。」

 

Q: 「在辦活動的過程中一定會遇到各種情況,當參與者失敗或犯錯了會怎麼幫助他們?」

A: 「活動前的安全宣導是一定會做的,也會確保參加者進行的任務程度都在他們所能掌控的範圍內,在不受傷的範圍前提下,我會讓他們自己去找方法。犯錯有很多種,不只是活動中的應變錯誤、跟人互動、來往反應等等,很多來參加我活動的一開始都不是活潑的人,甚至是人群中的句點王,但是他們都在一次次的挑戰中習得更多技能,然後不斷自我調整、自我進步,在獲得健康的同時也獲得成就感。我除了給予專業上的幫助之外,不會給予任何心理上的建議,因為我相信一件事—

『真正的快樂的確是建立在痛苦上,那個痛苦叫做 “突破自己”』

 

吳宏偉 Johnson 專業滑雪教練

水上救生協會 救生員
中華民國游泳救生協會 C級游泳教練
NSSI Snowboard Instructor Level 1 (Naruwan Snow school Instructor)
CASI Snowboard Instructor Level 1 (Canadian Association of Snowboard Instructors)

 

【2018今夏海島超夯水上活動計畫- SUP立槳衝浪板】
身在海島的子民,就該把握真正在地優勢! 今夏開始用SUP輕鬆駕馭水上運動! 划著SUP沿著淡蘭古道,尋訪凱達格蘭族重要的發源地;一槳一槳前進,探訪海水千萬年的侵蝕,成就鬼斧神工的象鼻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