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術治療不會抹滅任何生命的瘡疤,但它教會我們— 沒有人被規定要在傷痛中活著。

心理諮商傾向言語表達,但藝術治療就傾向藝術創作,藉由藝術作品,來幫助個案說出他們內心的世界。個案可以選擇不同的媒材,自由創作,或是由治療師陪伴他去創造,作品沒有任何限制,也不會被評分,但往往在作品中,都有很多被發洩出來的悲傷的元素。因此,藝術治療師往往相當關注創作的過程,而非只是最後的作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