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著楊俊翰、鄭兆村等優秀的選手取得優異的成績,世界大學運動會在全台灣引爆了一股關注風潮,也紛紛因為這些運動選手的好表現而感到與有榮焉,但這也讓我們開始反思國內的運動環境,是否能培育出更多優秀的選手,甚至令更多人願意投入運動行列,使得運動風氣更盛行呢?

 

 

在我國的重點奪牌項目:棒球,兵敗韓國無緣晉級四強之後,國內又是一片檢討聲浪,但這些問題卻都好像似曾相識。每次的國際賽飲恨,總是會出現許多改革的言論,檢討經費,檢討協會,檢討組訓方式等,甚至提出振興XX計畫,可是這些問題總是一而再、再而三的映入眼簾,探究其原因,個人認為除了「科學化訓練」未能徹底落實,土法煉鋼的訓練方式依舊普遍存在於基層間之外,過早地將「運動員菁英化」的制度,是我們發展運動競技的另一項阻礙。有關科學化訓練,網路上已有太多資料可搜尋,筆者之前亦有撰寫過相類似文章,在此便不再贅述,故本文的重點將放在後者來進行討論。

 

何謂運動員菁英化?

在你我求學階段,應該都有聽過「體育班」吧!體育班的立意原是美好,它將念書可能不那麼在行,但運動細胞發達的孩子分在一起,讓他們可以發揮其所長,唯此一制度不僅扼殺了一般學生廣泛接觸體育活動的機會,更限縮了體育班學生的未來發展。

 

以棒球來說,體育班的存在,大幅減少了小選手涉獵其他事物的可能性,更有甚者,某些學校存在著成績壓力,若校隊出外比賽的名次不佳,可能面臨被解散的命運,導致棒球訓練就是小選手生活的全部,故三級棒球的小選手們技術純熟,即便肌力水準偏弱,出國比賽成績依然名列前茅。但就好比持續拉緊的橡皮筋,彈性總有疲乏的一天,到了成棒乃至職棒,一旦運動熱情不再,想要提升技術水平,則難上加難,與各國的實力差距便會越來越明顯,而這就是從一開始便將運動菁英化、獎牌化,限制了投入該項運動的金字塔人口,所造成的苦果。

 

因此,筆者建議,在青春期以前,應鼓勵小朋友多方嘗試各種運動,並實施基礎的肌力訓練,以培養興趣、發展運動能力為主,直至確定生涯規劃後,再鑽研更精進的專項技術。

 

一場世大運,激起了許多民眾對運動的熱情,但激情過後,如何讓台灣的運動環境更健全,讓更多人口參與運動,讓運動不再是少數人的特權,我們仍有許多工作等待推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