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上篇文章中,我們一起思考了兩個問題:

「同性戀是一種精神疾患嗎?」

「同性戀罹患精神疾病的盛行率比異性戀高嗎?」

接下來我們看看,Marmor (1980)提出甚麼樣的看法:

不論同性戀的人是否有出現精神症狀,

在現今的社會中,大多對於同性戀的人出現輕視或不尊重的態度,甚至毫無掩飾地表露出敵意,

然而,在這種不友善的環境下,個體可能對於自我形象較為貶低,在這種汙名化的態度下出現不悅的情緒,似乎是可以被理解的。

所以說如果要把同性戀的人出現精神相關症狀,歸因於自身的問題,是否有些不公平呢?



如果說同性戀或雙性戀的人,因為社會壓力的關係,而增加其罹患精神疾病的風險,

當我們希望促進同性戀或雙性戀的人的心理健康,若可從改善社會壓力與汙名化的影響,

便是一個相當重要的切入點。


近年來,研究者關注同性戀與雙性戀者的心理健康,數篇研究發現,同性戀與雙性戀者相較於異性戀來說,出現較多心理健康問題,其中包含物質濫用疾患、情感疾患與自殺行為。

這些研究者就感到好奇,進一步探討,造成這個結果可能的原因為何呢?

有可能因為汙名化、偏見、歧視,而塑造出一個倍感壓力的環境,讓他們覺得自己是被羞辱的少數群體,而可能出現一些心理健康的問題。

這個假設就叫做弱勢壓力(minority stress)(Brooks, 1981; Meyer, 1995).


在下篇文章中,便會更詳細的介紹弱勢壓力對於同性戀與雙性戀者的影響,

討論壓力影響的過程,包含偏見事件的經驗、被拒絕的預期、隱藏與欺騙、內在的恐同症、以及改善的因應過程等等。

FiToBe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,內容僅供參考,一切診斷與治療請遵從醫生指導,內容僅供參考及受服務條款約束。
Contents and images expressed in all articles are solely contributed by the authors or its original source. FiToBe will not be held responsible for any claim, loss, or damage as a result of any information accessed through our platforms. Please refer to our Terms of Service for detail.